TXT小說區

淫男亂女7.大姐負傷


7.大姐負傷

這天下午,在客廳的沙發上,小雄的雞巴剛剛插進關 的屁眼中,電話就響

了,響的很急,無奈小雄只好拔出雞巴去接電話,是媽媽打來的,小雄聽了電話

臉都變色了,兩行淚水奪眶而出。關 問:“出什 事了?”

“我……我大姐受傷了……”

“啊?……嚴重嗎?”

“不行!我的去醫院!”

當小雄趕到醫院時候,媽媽,二姐,還有大姐的領導和幾個戰友都在。

“媽,大姐呢?”

“別急,在手術呢?”穎莉抹著眼淚說。

“傷哪了?嚴重不?”

二姐抽泣著說:“小腹被捅了一道!……”

原來美娟在和戰友抓捕罪犯時候搏斗中被罪犯所傷。

這時候一個護士出來說:“王姐,血庫里的血不夠了。”這個護士叫劉雪竹,

是穎莉以前做護士長時候代過的護士。

大姐的領導和戰友紛紛要獻血,但是血型都對不上,在場的人只有小雄的血

和大姐的一樣,他毫不猶豫的 大姐輸了500CC 的血液。

————————————————————————

當美娟從昏迷中醒來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睜開雙眼,就看到一個護士

背對她在往輸液瓶里加藥。

“嗯……”動了一下,傷處很痛,護士回過頭來笑了,“哦……美娟,你醒

了?”

“劉姐……”

“別說話,你還很虛弱。在睡一會兒吧!”

“嗯……好疼啊……”美娟呻吟著說。

“麻藥過了肯定疼的,算你運氣好,那到在往右偏一公分就捅到腎髒了,刀

子斷在你體內,大夫動手術取出來了。”

“哦……我……這 ……漂亮……老天爺不會讓我死的……嗯……”

“你這丫頭!這時候還開玩笑,要不是你弟弟給你輸了500CC 的血啊,你也

夠嗆,你的血型咱醫院血庫里就有1200CC,也正好你弟弟和你一樣,你兩的這種

血型五萬個人里才有一個,你們一家就出了兩。”

“小雄?他……”美娟心顫抖,莫名的疼痛。

“這孩子真有心,從昨天到現在就在外面等著,我讓他回去休息,他不肯,

非要等你醒來。真難得啊,你們姐弟感情這 好。”劉護士說,“我去告訴他你

醒了。”“嗯……劉姐……把他叫進來吧!”

“你不在睡會兒?”

“……嗯……”

小雄由劉護士帶著進來了,看他滿眼的血絲,美娟的心顫抖著一陣感動。

“大姐,你醒了,太好了,我剛才給媽和二姐打了電話,她們都好擔心你喲,

昨天晚上,小姑來看你了。”

“謝謝你,小雄。”

“大姐,別說話,多休息啊。”

“你……一宿沒有睡,回去睡吧……大姐沒有事了……”

劉護士說:“小雄,你回去吧,這里有我呢。”

“沒事,回去我也睡不著。”

劉護士無奈的囑咐了幾句,走出了病房,在門前遇到了一個姑娘,姑娘問:

“這位護士,請問李美娟在哪個病房?”

劉護士說:“就這。”

“謝謝啊!”這姑娘推開門。“美娟。”

“依萍……你咋來了?”

“上午我遇到你同事,知道你負傷了。”依萍眼淚在眼圈,坐到床上激動的

抓住美娟的手,美娟 尬的看了看小雄,小雄識趣的說:“萍姐,你倆聊會兒,

我出去一會兒。”

小雄剛走出門,依萍就控制不住自己摟住美娟哭了起來。

小雄回到家里,關 說:“你回來正好,骨頭湯馬上就好了。”

“好,熬好了我給大姐送去。”

“小雄,你睡一會兒吧,好了我喊你。”

“那好,別忘了啊!”小雄靠在沙發上,片刻就睡著了。

從這天開始,小雄每天幾乎24小時待在醫院里看護大姐,對以前的事情支字

不提,美娟也開始對他象以前一樣了。

在小雄細心照料下,美娟恢複很快,用美娟的話說:“我都胖成了小豬了。”

“那也是漂亮的小豬。”

美娟聽了這話,莫名的臉紅了,她內心里早已經原諒了弟弟,並且對這個和

自己上過床的弟弟 生了情愫。

反正已經有過那種事了,何不面對現實呢?

這天小雄扶著大姐在院子里散步,大姐突然問:“小雄,你……喜歡大姐嗎?”

“當然了。”

“我是說,那……那……那種……男孩對女孩的喜歡。”

“大姐,我有時候就想啊,你 什 會是我的姐姐呢?如果不是該多好。”

美娟坐在了長條椅子上,歎了口氣說:“但我畢竟是你姐姐,我……那天…

…是第一次和……男生……”

“對不起,大姐。”

美娟紅著臉說:“我早就原諒你了……那天大姐稀里糊塗的,真的不知道和

男孩子在一起是什 滋味……一點也想不起來了。”她低下頭,聲若蚊 ,“我

真的想知道和女孩有什 不一樣。”

“大姐……”小雄激動的拉住大姐的柔胰。美娟掙了掙,頭靠在小雄肩頭上

說:“這是 世俗所不容的,你絕對不可以和任何人說起。”

“放心吧,大姐,打死我也不會對別人說的。”

美娟閉上雙眸,滿臉的潮紅。

轉眼又三天過去了,晚上,大姐躺在床上,小雄靠在沙發上。美娟紅著臉說

:“小雄,你過來。”

小雄走過來,大姐掀起被子說:“你躺上來,我有話說。”小雄躺在大姐身

邊,美娟面紅耳赤的問:“你說我那天……親你的……那個……是真的嗎?”

“嗯……都弄疼我了……”

“我一點也不記得了,我咋會那樣呢?”美娟搖了搖頭,低聲說著,膽怯的

伸手放在小雄腿上,一絲一絲的往他的雙腿間移動。

“大姐,你想摸摸我的雞巴嗎?”

美娟的頭埋在胸前,羞澀的點點頭。小雄解開了褲帶,抓住大姐的手放進自

己褲 中,“……哦……”大姐呻吟了一聲,手心滲出了潮汗。

“大姐……”

“噓……”大姐的手握了握,感受到男孩子的硬挺和熱度,並且那東西還在

跳動,的確讓人心動。

美娟靜靜的握著小雄的雞巴,輕輕的撫摸,心底升起了一種渴望,一種探索

的渴望。“你……不許看我……”

小雄閉上雙眼,任大姐撫弄他的陰莖。美娟撫弄了一會兒,她的身體向下移

動,頭拱入被子中,小雄感到龜頭潮濕了,被大姐含在嘴里,他一陣狂喜,大姐

終于肯主動的 他口交了。

美娟嗅到一股男性的氣味,她試著用舌尖在龜頭上舔舐,就象和依萍互相口

交那樣,只不過是女性的陰戶變成了男人的陰莖。手掌托起陰囊,嘴巴將雞巴深

深含入嘴中,沒有想到她的口腔很深,竟能將勃起的陰莖全部吞入口中,龜頭在

喉嚨里刺激口腔的粘膜,這讓美娟很興奮。

“嗯……”小雄呻吟著,雙手放在大姐的頭上撫摸她的秀發。

美娟深一口淺一口的吞吐吸舐著陰莖,雖然很笨拙,但是卻代給小雄很好的

感覺。

“哦……大姐……哦……”小雄低低的呻吟,雙腿夾緊,美麗的大姐令小雄

好像置身于天堂一樣……已……已經控制不住了,一股白濁的精液直射而出的同

時,雙手用力按住大姐的頭,使精液全射在大姐的口腔里,美娟用舌頭舔這精液,

讓精液在嘴里來回滾動,“咕 ”咽進腹中,黏稠的精液沒有什 異味。

“謝謝大姐”小雄將大姐拉出來說,“讓我 大姐服務吧。”

美娟閉上了雙眼,小雄扶住大姐的粉肩,深深地吻了下去,“唔……”大姐

溫熱的嘴唇主動的湊上來。嘴唇稍 離開了一下,兩張嘴一起張開,小雄把舌頭

伸進大姐的嘴里,大姐也熱情地糾纏上來。

“嗯嗯…………”兩人享受著唾液深情的交流!

舌頭抽離大姐,唾液好像不甘願般地拉出一條細線連接他倆,大姐有些失落

的蠕動嘴唇。

解開大姐的病好服,里面什 也沒有穿,這是 了換藥方便,只不過大姐早

就不用上藥了,道口已經愈合了,現在每天只打一瓶消炎藥。

乳房頂端是粉紅色的乳暈及乳頭,那是任何男人都無法抗拒的美妙杰作。小

雄用手抓住,柔軟而有彈性的觸感立即由指間傳出。他湊上嘴巴,用舌尖舔轉圈

似地舔著大姐的逐漸堅硬的乳暈及乳頭,同時也不忘熱情的吸吮。

“嗯……就是這樣!啊……”也許是從乳頭傳去的感覺,大姐發出如 語般

的呻吟,同時把大腿弓起夾住弟弟的身體,屁股不安地上下擺動,只求能有多一

點刺激。

查覺到大姐心神蕩漾的小雄,用舌尖從胸部開始往肚臍舔去,“啊…………!”

有如觸電般的感覺傳遍大姐的身體,下腹部不自主地 了起來。小雄趁勢捧起大

姐圓潤的臀部,伸手將大姐的褲子脫去,用手在底褲上一摸,那里已經濕了。

“嗯!好女孩…………那里已經濕濕的了!”于是小雄慢慢地拉下大姐的內

褲,把她的大腿往外分開,粉紅的花瓣及稀疏的茅草就毫不保留地呈現在眼前。

粉紅的花瓣被透明的花蜜所滋潤著,小雄俯身下去,吸取著甜美的汁液。

用舌尖撥開花瓣,細心地描繪著。晶瑩的真珠在花瓣的頂端,小雄用舌頭滾

動著她,輕輕的吸吮著。

也許是碰觸到最敏感的地方,老師的雙手緊抓床單,“嗯……嗯……”大姐

呻吟著一陣顫動后,花瓣深處湧出了更多的花蜜。

小雄 了不碰到大姐的刀口,將她身體翻轉過去,大姐主動把屁股 高面對

著弟弟。小雄一手扶住大姐的纖腰,一手握住充血膨脹的雞巴對準濕潤的花瓣中

央,傾全力頂了進去。

“啊…………!”大姐不禁仰頭大聲的呻吟,感覺得出那不是疼痛的叫聲,

而是享受激烈動作所帶來的快感!對小雄來說,這反而成 一種本能的刺激,指

引著向女性的更深處挺進。于是他對準姐姐的花瓣進行著猛烈的抽插動作,每一

次的往返都讓季節皺眉哀叫,豐滿的乳房也誇張的上下晃動。

“呼……呼……”隨著抽動次數的增加,大姐的呻吟漸漸變成喘息聲,也許

是過激的動作讓她有點喘不過氣來。小雄並沒有停下來的打算,而是加快了速度,

大姐的上半身已經支撐不住,只得用手肘支撐住身體,來承受弟弟的沖擊。

“舒服嗎?大姐”小雄關切的問。

“再……再用力點!”對高潮的渴望夾雜在雜亂的呼吸及喘息聲中,愛液順

著小雄的抽動發出淫靡的摩擦聲響,身體接觸的拍打聲讓兩人陷入了狂亂的情欲

世界。

現在美娟已經放開自己,盡情的享受弟弟帶給她的美妙快感。

“快……插進我的身體!!啊……!用力……”

小雄努力地把男根打進大姐的花蕊深處來回應她的呼喊。大姐的上半身在顫

抖著,用最大的力氣來接受弟弟的頂動。

實際上小雄怕觸動姐姐傷口,並不敢太強烈。“啊……!我……我快不行了!!

要……要受不了了!!啊……”突然的高亢呻吟,伴隨著一股從花心深處射出的

熱流,沖擊著挺硬的欲望之根。大姐仰著頭,緊皺的眉頭及收縮的小腹,都像在

竭力的忍耐著快控制不住的高潮。

膨脹的雞巴並不打算就此罷手,小雄把抽出大姐身體,透明的液體從花瓣細

縫滲出,順著大腿內側往下流。被抽離的大姐再也支持不住,趴在床上喘息著。

小雄輕柔地抱起大姐,讓她仰臥床上,又吻上了她的雙唇。大姐的粉臂環繞

著他的背膀,修長的雙腿勾住他的大腿,雙唇熱情的迎接他的深吻。深吻不斷地

刺激敏感的口腔粘膜,讓大姐的身體又燃起欲望的火苗。

小雄舉起大姐的雙腿,扛在自己肩膀上,這姿態能讓他的雞巴可以更順暢的

進入花徑深處而又不觸動大姐的傷口。草園之下已經綻放出一朵誘人的花朵,藉

由愛液的協助,他再一次的進入大姐的身體。

“喔……God !再用力的插進去吧!!”小雄筆直地突刺,“啊……雄……,

太棒了!!啊……姐姐好喜歡……”大姐發出了可愛的呻吟聲。

了讓她能叫得大聲些,小雄全力的深入大姐的花徑,同時讓男雞巴在花心

周圍摩擦。

大姐果然承受不住這樣強的刺激,“啊……!!不……不要……我快……快

受不了了!!啊…………”大姐用力的甩著頭,上氣不接下氣的告饒!修長的手

指緊抓著小雄的手臂,想要忍受著快感對子宮的沖擊。但在小雄持續的攻擊下,

大姐再一次的屈服了。

愛液有如噴泉一般湧出,小雄湊上嘴巴去舔舐大姐的腳趾頭,同時用手彈弄

著她的乳頭。

喘息著的大姐被弟弟弄得咯咯直笑,“呼…………你這臭小子,大姐被你弄

得好癢哦!”

小雄忍耐也達到了極限。他說:“大姐,我可以射在里面嗎?”

“嗯……不要……”

小雄把已達極限的雞巴夾在她豐滿的乳溝間。不遜于花徑的感覺,在緊夾的

乳房間磨擦著。好像要把前兩次補足似的,溫熱的液體從頂端勁射而出,直擊在

大姐的臉上,好多好多……

“對不起,大姐,弄的你滿臉。”小雄下地找紙巾。

“不用了。”大姐說,“我看A 片里的射在身上和臉上都用手塗抹均勻了,

可以美容喲。”

小雄感激的摟住大姐,親舔她的面頰,將自己的精液都舔到自己嘴里。

大姐緊緊摟住他說:“好舒服!原來和男孩子作愛如此美妙。”

“大姐,我以后還能……弄……你嗎?”

“小雄,我們已經這樣了,能控制住嗎?大姐只要求你守口如瓶,隨時都可

以來玩我。哦……你們男的管這叫肏吧?大姐喜歡你肏……”

“大姐!你太好了。”

“啵”大姐在小雄唇上吻了一下說,“你還行嗎?休息一下,大姐還想要…

…”

“你的傷?”

“我已經沒有事情了,明天就可以出院。”

“行,不過我要大姐在舔我的雞巴。”

這一夜美娟和小雄做了三次……

上一篇:淫男亂女4
下一篇:校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