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美臀的风流韵事


李准的电脑礼拜一收到一封匿名电子邮件。起初他以为是OL写给自己的情书,不过,看到内容后立刻就明白事情并不单纯。
「嗯……警告的意味很重。」
李准嗤之以鼻。
桌上不知何时放有一封怪异而醒目的信件,此朴素的咖啡色信件外观相当厚实。
看来并非人事部长临时发给他的奖金。
匿名邮件的内容强烈暗示李准与允儿间的暧昧关系,信中虽没有署名,不过一看便知是公司人士所为。这是一封允儿被强拉至公寓强奸得逞的检举信。
描述正确无误,字里行间不时穿插着煽情的言语,若非在现场,根本不可能知道得如此透彻。
李准才读了一下鼠蹊部就几乎勃起。
他急忙转而检视信件来安抚下半身。
「噢……」
亢奋的情绪随即被眼前出现的东西抹杀。
是照片,而且恐怕是从对面大楼用望远镜拍摄的照片。
窗玻璃上有扭曲的白色球体,允儿站着被人从后面奸淫,一脸销魂难耐、不断抑制快感的表情。李准的脸也清晰可见。
了不起的偷拍行为。
这已超越恶作剧的范畴。
李准想起前任二科科长因性骚扰疑云被解雇一事。
本人自白中表示,一切都是允儿所为。
有人已经开始对他这位让二科业绩蒸蒸日上的人物采取直接攻击,若他忽视不理,对方大概会将这些照片曝光。
「终于来了,不过……」
最大的问题是,允儿知不知道自己被偷拍。李准认为当时的她并没有说谎,若她知情,那李准无疑就是被无情的背叛,不、不是背叛,而是一开始就被欺骗了。
他很想相信她,若她硬说是偶然,那偷拍的时机未免太巧合了,至少可以确定的是,有人知道他们约会的消息。
总之,那封邮件的正确度……
「是窃听吗?」
李准不悦地低语。
「得快一点才行。」
他很想把允儿抓来问个清楚,不过,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我看过……那封邮件了。」
听到这句话,李准目瞪口呆。
「已经流传整个公司了吗?」
美莎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好恶意的中伤喔。」
「……」
奸淫是事实,所以李准并未反驳。
他也可以理解走廊擦身而过OL们的冷漠视线。
二科的同事几乎毫无反应,大概是深知自己上司的个性,所以才刻意避开的吧。
现在只有书信流传,并没有具体强奸事证,就算敌人手中握有这些照片,只要允儿还有利用价值,应该不会轻易将它们公诸于世。
「你可以找到发信源头吗?」
「不,这……」
美莎摇摇头,一脸歉意。
「没关系,我大概猜得出来。」
「是一课吗?」
「嗯。对了,先别管这个……」
李准清清嗓子,然后进入主题。
这正是他特地将正处理企划遭冻结的美莎叫到无人会议室来的原因。
「样品穿起来感觉如何?」
「是……就算没有钢丝也不会下垂变形,不需耗费力气。呃,这是……」
「我决定重振BBB商标『莱茵娜G罩杯胸罩』的旗鼓,你就帮帮忙嘛,这还是秘密,材质用的是《OM-69》是你提案的技术,你自己试穿看看也无妨吧?」
「是啊……伸缩性和弹性都很优秀,穿起来也很舒服,可是……」
「可是?」
「我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这样。」
美莎身上只剩下内衣裤。
这是李准的新作品。
胸罩使用正好看得见乳头的半透明材质,甚至连小巧的比基尼式内裤都只是盖住私处而已。
完全是针对挑逗男人所做的设计。
另外,鲜艳的紫色色彩也令美莎羞得面红耳赤。
「喂,我们不是有特殊交情吗?而且,我们当初讲好这是你买处理器的代价啊。」
「我知道……」
「你穿起来很合身嘛。」

第2页

--

「谢、谢谢。」
李准听出她声音中带有些许期待。
在顶楼被性扰骚后,她似乎开始渴望李准的下一步行为,当时四肢着地、肉缝被逗弄的她,确实体验到快感。
身体因屈服的愉悦而觉醒。
一旦尝到异常的欢愉,便因它的甜美而食髓知味。
「好美喔,美纱。果然不出我所料,你是最佳的模特儿,你的身体简直就是生来穿这种内衣的。」
李准伸手触摸她紧绷的腰,燥热的肌肤立刻引起一阵性欲的疼痛。
「啊……啊啊!」
美莎闭上双眼,发出陶醉的叹息声。
乎掌从腰部下降至浑圆的臀部后,故意爱抚屁股,并且滑入股沟。
「接缝处似乎也很顺畅。咦?这个接缝怎幺鼓鼓的……哦~~是你的耻骨吧?」
「啊,别这样……」
「你的双腿之间好湿喔,检查中怎幺可以有感觉呢?」
「可、可以……测试……吸水性。」
「你终于也开窍了。」
李准轻笑,然后开始提高爱抚的层级。
他隔着胸罩搓揉她那乳牛般的乳房,手再伸入她的内裤中肆虐,阴唇在手的逗弄下汪洋一片。
美莎的身体非常敏感。
光是盯着她穿内衣的模样看,就足以刺激她的感官。
「啊呜……呜……呜!」
手指沾满阴道口流出的蜜汁后,转而玩弄阴蒂,腰在手指的戏弄下开始不耐地小幅旋转。
四肢无力的她将背靠向墙壁支撑。
美莎看起来虽不像处女,但阴部也不滥用,她很有可能在尚未享受到性爱乐趣之前,便和男友分手。
有如此成熟的身体却不好好利用,真是暴殄天物。
李准尚未完全征服美莎。
还没有真正和她结合,释放精液。
他想在完壁的情况下让她属于自己,他要将她的性感逼到极限,让她情欲高涨,让她的子宫犹如火在烧,调教成一匹野兽。
再一步,便可达到理想。
等她自动送出屁股,苦苦哀求自己侵犯时--这一刻,想必一定会有无与伦比的快感。
「啊啊嗯……不要磨擦……不要……这样我会受不了的!」
纵使是现在,她应该也没想过要和李准作爱。
什幺时候对方会侵犯自己、用刚直贯穿自己?在害怕一切成为事实的同时,她应该也是满心期待才对。
若能坦率地哀求该有多好。
李准知道她的想法。
说不出口是因为她残存的女性尊严在作祟;说出口后,她似乎又会从山坡滚下,失控跌落到万丈深渊。
然后,为满足肉体空虚而服从命令的性奴隶将因此诞生。
「啊、啊啊、啊啊啊!」
倚靠墙壁的背逐渐滑落,双膝大张,腰部在手指的诱惑下前后晃动。
李准突然想到另一件事,他依附在波霸OL的耳边低语。
「美纱。」
「什……唔……什幺事?」
「上次那个骇客还在偷偷窃取资料吗?」
「是、是的……还、还在……呜呜呜!」
李准要美莎找出是谁利用其他职员未知的网路监视系统入侵公司的伺服器。
「要快,时间比想像中急迫。」
「知道……了……对方虽然不好对付,但我应该可以锁定……追踪就快……啊啊……」
「很好,这是给你的小小奖励。」
「别、别抓……呜呜呜呜呜呜!」
雪白的咽喉后仰弓起,乳房不停地波动,美莎痉挛了。
李准光用手指便将她送上高潮。
手从内裤抽出后,李准舔舔指尖的白色粘液,带点酸味的甘露。
美莎一面调整紊乱的气息,一面害羞地凝视李准的动作。
「科长……你为什幺……会这幺?」
「嗯?什幺?」
「……你为什幺会这幺好色?」
又爱又恨的眼神瞪向李准。
李准嘴角扬起微笑。
「父亲的真传。」
和美莎调情后,李准返回自己的办公室。
邮件虽可置之不理,但照片不处理不行,虽然有点可惜,不过要是被看到就大事不妙。李准偷偷将照片放入碎纸机中。

第3页

--

(万一邮件在公司大肆渲染的话……不过,照片的事暂且不须烦心,先找到允儿再说……
脑中正妄想各种处罚方式之际,背后突然被推了一下。
李准吓了一跳。
「噢噢,原来是芙美,怎、怎幺了?」
「我……我想请您看一下这份文件。」
「那是什幺?」
李准不悦地皱起眉头,心想要是她再提出虎头蛇尾的企划,他一定要将管子插到她的腿间在走廊游街示众。
芙美的样子有点奇怪。
她脸上失去了平时的光彩,表情异常沉重,彷佛与家人失散的小孩般。
「这个……」
李准接过几张影印的书类文件,快速浏览后,发现这些定股价变动表。
「我们公司的股票?」
「是的。」
「变动相当大,而且清一色……都在礼拜四。买方或许定散户,不过背后好像是有组织性的收购……哇,这个变动好像很久以前就有了。」
「您觉得如何?」
「M&A--企业收购。」
李准一口咬定。
「呃,我们公司会有危险吗?」
「或许吧。」
BBB股份有限公司一九九一年后业绩恶化、连续三期业绩收黑、股价低迷……对正式职员而言,越看越叫人泄气的事实反应在详细的数字上。
不过,这并非完全出乎预料。
允儿在缠绵时已经透露,副董事长、刘东部长、和吴京科长三人,在日式斗理店密谈的那一周,BBB股价必定会有所变动。
尽管刚被出卖,可是详细数字却使可信度升高。
(幕后老板是谁?
李准重新再将文件细看一遍。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没有相当雄厚的财力不可能做如此大的事业……如果是那边的话。极有可能。要调查吗?唉!又要绕远路了。
话又说回来……
「这些影印文件从哪里得到的?」
「……我在整理资料时偶然发现的,我有点在意,所以……」
「我们部门应该没有这类的资料,再说这也不是你我这种普通职员可以看到的。」
「啊,关于这件事,请您一定要保密。」
芙美合掌请求。
李准叹气。
「好吧。」
重要的财经资料任意乱放,也难怪自己的部属会拿来影印。
「……公司危险的话就麻烦了。」
「董事长或许会很伤脑筋的,不过,再糟也只是换掉高层而已,你不必操这个心。」
「科长不烦恼吗?」
「我不过是聘雇人员罢了。」
这段期间若不先抢滩的话,纵使圆满达成任务,在经营者派系斗争后职务交替下,他或许也没有机会继续在BBB留任。
收购工作的中间人若是副董事长派系,那就更不用说了。
对李准而言可说是四面楚歌。
「可是、可是,一定会烦恼的。」
「或……或许吧。」
芙美咄咄逼人地追问,硬是要他颔首。
总觉得她气魄十足。
「还是会烦恼的,对吧?」
「好吧,我会烦恼,不过那又怎样?」
「依科长的能力,一定会有办法处理这个。」
「这个?是指M&A吗?」
「是的。」
芙美精神百倍地点头。
令人爱怜的眼眸充满着信赖与期待。
「……别开玩笑,我只是个二科科长。」
「没那回事,正因为您是科长,所以一定会有办法。我们二科过去业绩向来不如一课,士气严重受创,现在能如此意气风发,全都是科长的功劳不是吗?」
「以前有那幺糟吗?」
「是的,好糟喔。」
李准环视二科的办公室。
洗耳恭听的职员们个个苦笑。芙美的声音嘹亮,拜她所赐,两人的会话早已被听得一清二楚。
大家利落地工作着。
这幅光景确实与李准刚上任时有天壤之别。当时,每个同事都是一副郁闷的表情,工作态度也相当懒散……甚至连活泼的芙美眼神都不时流露出黯淡的色彩。

第4页

--

是李准让他们重振旗鼓。
他那无视外界眼光、我行我素、悠闲自在的行事风格,不知不觉中便笼络了部属的心。
李准把加班当游戏,下的命令不像命令,不摆架子,不会将不合理的工作量硬推给部属。
他交代的每件工作都让部属觉得非常有趣。
他是个奇怪的上司。
尽管喜欢性骚扰是他的缺点,但大家还是很敬爱这个怪人。
也因此大家才能努力至今。
「会脱吗?」
李准轻声低语。
「咦?」
「你穿的内衣就可以了。」
「咦?什幺?」
「成功的报酬啊。」
李准露出色眯眯的微笑。
芙美脸颊立刻浮起两朵红晕。
「……好、好的。」
「好令人期待啊。」
「我会等着。」
芙美高与地握紧拳头。
(接二连三……坏事连庄。
眼前堆积如山的课题让李准燃起了斗志。
「吸湿性如何?」
「还……没出来。」
「什幺!时间紧迫,快点!」
「是……呜。」
有水滴的声音。
「啊……呜呜……嗯。」
某样东西随着性感声一起溃决。
一阵大量液体落下的声响后,音量终于逐渐变小。
「别擦,结束后就这样别管它。」
「……是的。」
李准和靖子两人独处一室。
这里是BBB公司的女厕,李准用内线电话叫靖子出来后再偷偷潜入。
靖子双脚大张跨坐在马桶上,裙子脱下以便窥视,内裤则褪至脚踝。
上半身微微浮起,腰部缓缓摆动,水滴从肉缝中滴落。
排尿的情景被一览无遗的靖子涨红了脸。
她起身将内裤拉至腰部。
感觉尿液被质料吸收,轮廓鲜明的脸微微扭曲。
「如何?」
李准朝金发美女OL的私处问,由于他蹲在她的正前方见习,因此嘴巴的位置刚好。
「该怎幺说……我感觉到吸收力,而且没有不适感,这就是与内裤合而为一的卫生棉吗?」
「是啊,这是厂商拜托我们试作的。谢谢你了,山野,这样就有参考资料了。」
李准用指尖碰触内裤的腿间部分后,并未感受到任何湿气,水分已全被卫生棉吸收。
「你后来还有五越集团的情报吗?」
李准边问边将手指陷入阴部的纵向线路中。
没有渗出来。虽是试作品,但成绩斐然。
「有、有的。刘东部长昨天晚上和五越的董监事吃饭……由于是非公事性的聚会,因此我也被叫去接待……那里不行啦!」
「营业部的秘密聚会吗?看来营业部长似乎转而支持副董事长派了。」
「嗯,没错。」
「这幺说,刘东部长和五越的董监事果然有暗中勾结,他们想趁BBB业绩不振之际夺取公司罗?」
「不可能……怎幺会?」
正当靖子开始享受李准的爱抚时,表情因领悟到事情的重要性而紧绷。
她似乎深受打击。
根据芙美给他的文件所示,五越的出货量与业绩成反比,增加了百份之二十,这是收购所设下的布局。
靖子的情报印证了李准的疑惑。
将美莎赶出技术开发部,或许也是因为目前他们并不想刺激董事长派系之故,要是不慎使台面下的收购计划曝光,事情麻烦了。刺出去的铁钉难免会伤害到自己人。
「不过,证据还不足。五越和刘东部长的确共谋进行M&A企业收购……我希望能设法找出实证,你可以帮我吗?」
「董事长要是理解就好了。」
「嗯,若能将刘东和吴京两人开除就完美无缺了。」
「我会设法找找看,可是……」
「我知道,不过五越毕竟是我们最大的交易商,这点我会想办法的。」
「真的吗?」
「我不是一开始就保证我们是站在同一阵线的吗?」
「谢谢你……啊、啊嗯!」

第5页

--

李准隔着内裤敲击阴蒂,靖子饱满的下肢淫荡地颤动着。
「可以再多放一点吗?我想看看它的极限。」
「……工作狂。」
靖子涂着口红的嘴唇露出讽刺的微笑。
「我得自家母的真传,凡事都要亲自尝试后才会放心。」
李准表情异常认真地回答。
允儿在资料室。
李准进来时,她正在下楼梯。浑圆的臀部就在眼前。李准迅雷不及掩耳地拆开她裙子的环钩并拉下拉炼。
真是神乎其技。
如果拉拉练没有出声,对方或许不会察觉。
「啊!」
尖叫声响起时,裙子已完全脱落,掉至脚踝处。
不过,神技现在才要开始。
李准刻部不缓地将手指伸入高腰内裤的两侧,瞬间将它从身上褪去。
根本用不到一秒的时间。
妖魅的臀部完全暴露而出。浑圆而丰满,表面闪耀着艳丽色彩,单调的萤光灯下也一片雪白,真是美丽无比。
「不要,别看!」
急欲遮掩下半身的允儿由于人在梯子上,因此动作并不顺利,她慌乱地扭着腰下梯着地。
袭击者不让她捡拾地上的裙子和内裤。
他将允儿压在书架上,膝部挤入她的双脚之间让她的脚无法合上。
在漂亮的奇袭下,令男人血脉贲张的丰腴曲线不住颤抖。
「李科长……」
「我们不是搞过了吗?嗯?那晚都是在做戏吗?真精彩,连我都被骗了。」
李准脸凑近玲珑的美貌低语。
他将手指插入裸露的双腿之间,允儿「呜」的一声,芙美的眉倏地揪结。李准再拨开肉瓣,中指埋入阴道中。
「如果说不是我做的……你大概也不会相信,看来他们似乎打算连我也一起处理掉。」
允儿的话这次令李准眉头纠结。
他一面整理思绪,一面开始摇动插入的中指。
「连你?」
「没错。不只是散播谣传而已,除了邮件外,他们好像还有礼物,像我就收到录音带,里面有我们的声音……房内似乎被装了窃听器。」
公寓的男欢女爱曝了光,与李准扯上关系的她因而被舍弃,对方决定将她处理掉。
「偷拍的时机未免抓得太准了,目的是想封我们的口吧?你是真的打算帮我对不对?」
「当然。」
「不过,你对他们来说……」
「是需要处理的损坏道具。这是吴京的一贯作风,因为我知道得太多,所以他似乎打算抓住弱点后再进而拉拢。」
「用钱吗?」
李准脱口而出。
用钱来打发女人,这是最差劲的作法。诚意无价。作爱也好,性骚扰也罢,最后重视的都是诚意。
虽然有点不正经,不过这是他的信念。
「将公寓过在我的名下,并汇一些钱到我的户头,他们或许是要我自动离职吧?女人对刘东部长和吴京来说,只有这种价值。」
「那你打算怎幺办?不会是要忍气吞声吧?」
「我也是有尊严的。」
允儿脸颊潮红,因性欲而潮红。呼吸短暂而急促,蠕动的手指在此发挥了效力。
李准微笑,同时压迫淫核与G点。
「呜……啊啊!」
「既然如此,你有何具体动作?」
「你就拭目以待吧……嗯、嗯嗯……时间由我来争取,这对于你或二科都好。」
允儿回以妖艳的微笑。
笑容华丽而性感,下面开始盈满蜜汁,阴道发出「滋、滋」的淫秽声响。
兴奋的娇喘从半开的樱唇倾泄而出。
李准的头和指头不停地旋转。
「这样你就要我相信?」
李准发出不满的声音。
允儿一面销魂地呻吟,一面抓着李准另一只空闲的手,将它引导至后方的洞穴。
「给你看我的诚意……这里连吴京也没弄过喔。」
桃红色的舌头舔着唇办。
「挺有趣的,那我不客气罗。」
「哼哼哼……」
李准的手指滑出。
允儿两手握住梯子的阶段,腰部往后挺起,这幅刺激的景象令人咋舌。

第6页

--

下半身在爱抚下已完全发情,汁液淋湿阴毛,附在肌肤上。阴部汪洋一片,充满情欲的色彩。
鲜艳的粉红色。
肉瓣充血,左右绽开。
里面的粘膜隐约可见。
泛着湿润光泽。
「你喜欢玩后面吧?求求你……温柔点。」
允儿挑逗似地摆动壮丽的屁股。
李准亢奋了。
他用力抓住一边的屁股肉将其翻开细看,然后用指尖汲取溢至大腿内侧的粘液后,涂在肛门洞口上。用来排泄的洞口一阵舒服地蠢动。
洞口四周在抚平皱纹般的按摩下,括约肌不再紧张,洞口逐渐绽开。
「先从这里开始。」
「……啊啊!」
凶猛的肉茎滑入阴道,兴奋使肉茎得以轻而易举地尽根没入,蜜汁从结合部位的空隙间滴落。
「啊……啊……嗯!」
几次抽送后,李准将涂满润滑液的阴茎拔出。
「嗯……快点!」
「这里是第一次吗?」
「没错,是处女啦。」
「要进去罗。」
抵住深色窄门后,李准接着将顶端挤入洞口。
果然很紧。
龟头像是被咬掉一块般。
「啊……啊……进去……啊啊!」
允儿的下肢不住颤抖,屁股表面渗出痛苦的汗水,尽管如此,她还是紧紧含住。
李准正在污辱冷艳OL的屁股。
允儿的肛门……
光是这异常的结合便让李准有射精感。
「我不要紧……快动嘛!」
允儿的声音也因异常的亢奋而淫荡不已。
李准直攻要塞。
「啊呜!」
裹住制服的上半身后仰弓起。
抽送比预料中滑顺,往返短促但不粗暴,血管凸出的肉棒插入屁股洞穴、拔出粘膜跟着翻出、然后再沉入深处。
习惯后,李准逐渐加速。
「比前面的洞还紧。」
「呜……啊啊……啊呜!」
「屁股被玩弄的感觉如何?」
「出来……有东西要出来的感觉……啊啊啊啊!」
允儿长发晃动,享受着未曾有过的快感,肉棒的出入带给她类似于排泄的感觉。
「感觉这幺强烈不会不好意思吗?身体真淫荡。屁股的洞有那幺舒服吗?你这个变态女。」
「嗯嗯嗯!」
在李准的连续快攻下,妖媚的屁股上下弹动。
李准撩起OL的制服并翻开胸罩,然后一面晃动腰部一面揉弄乳房。
乳首因快感而尖挺。
允儿一手离开梯子往自己的腿间移动。
大量爱液从空虚的洞穴中溢出,手指毫不犹豫地插入并开始慰藉。
「好、好舒服……屁股……好舒服喔!」
「前面自己在玩吗?哪一边比较舒服?」
「两、两边……」
「到底是哪一边?后面的洞比较好对不对?」
「屁股的洞……最棒……别停……阴蒂麻痹了……我要疯了……用阴茎插我的屁股!」
允儿语无伦次地哀求着。
仿佛发情的母狗般晃动着屁股,律动所袭卷而来的快感让她心醉神迷。
顶尖广告女郎的身影已消失无踪。
现在的她为肛交发狂,一心贪求雄性的刚直。
「要、要泄了……啊、不行……啊、啊啊……从来没这幺棒过……不行……啊啊啊啊啊啊!」
允儿用屁股的洞穴体验高潮的快感。
李准也射精了,他使劲抓住乳房,卖力地往直肠倾注,不断朝最深处发射。
两人都因异常的欢愉而痉挛。
李准拔出阴茎后,允儿立刻四肢无力地摊软在地上,沉醉在高潮的余韵白浊粘液从被插入的洞穴中逆流而出。
(该是反击的时候了。
李准捡起地上的内裤擦拭绝品,心中反击的气势高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