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都市玄幻欲之沉沦35作者p4744004


字数:6291


35魔主恢复

风鸣大陆自从昊天不舍代价重伤魔主魅姬,本以为能够争取十年的时间,然而他错估了魔主的厉害,,紧紧三年的时间而已,魔主竟然恢复过来了,不过她没有第一时间进攻,而是很高调的独自来到风鸣大陆的大本营,告诉大陆所有人,她已经恢复了,一个月将会全力进攻,希望他们不要不堪一击,临走时,还俘虏几个绝色美女回去,……魔主刚走没多久,大陆的高层就满脸焦急的来到会议厅就坐,还不得不通知闭关疗伤的昊天,。

「咳咳,,咳,,没想到魔主实力竟然如此深不可测,我当初还以为重伤她,不,我想应该是重伤了,咳咳,应该是她的恢复能力,咳咳,太强,,咳,,」
昊天脸色苍白,没有丝毫血色,看着下面表面强装镇定,眼神惊恐的高层,有气无力道……

「昊天前辈,事情已经发生了,多说也没有任何意义,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才好??」蓝兰看着昊天,眼中担心,娇声问道……

「咳咳,,你,你就是蓝兰,咳咳,,好好,,咳,果然是天子娇女,年纪轻轻已经达到圣者级别,咳咳,,如果再过百年你的实力肯定会超越我,咳咳,可惜,哎,,。咳咳,事到如今我也想不到什么办法来,,虽然现在我们有两位圣者,但是,我实力不足全盛时期的七成,而且蓝兰也只是刚进价圣者,咳咳,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现在最困难的是破除魔主的魅域幻境,咳咳,这个幻境实在……咳,」昊天认真大量身旁坐着,绝色娇媚惊人的蓝兰,显示赞美一番,不过接着想到现在这种情况,不由来也有些绝望叹息道……

「没错,,那个魔主实在无耻至极,竟然修炼魅域幻境,如果是拼实力我们未必害怕他们,但是偏偏竟然是那种幻境,……」一个样貌颇为年轻的青年,忍不住气愤道……

所有人闻然,脸色更加难看,他们所有人都知道,魅域幻境的无耻,保守的他们无比痛恨魔主,要知道平时他们双修都是晚上漆黑时才凭着欲望本能的满足一番,哪里会如此羞耻的去研究双修技巧,。

静,寂静,越是静所有人内心越是绝望,良久,忽然,一个甜美的沉重中带有娇羞的语气,打破寂静道:「既然各位都没有办法,那么到了大陆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也无法如此自私,为了羞耻而不顾大陆的千万人的生死了……」

所有人听见,不过都转头看着出声的女子,只见女子脸色红润,表情羞涩,眼神坚定又羞涩,绝色倾城,高雅圣洁,蓝兰看见后,眼神有些复杂,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一年前帮她驱除心魔的凌玲,也是她改变命运的关键人物,,凌玲见所有人看着她,一时间更加羞涩,不过她没有退缩,继续娇声道:「各位都知道,这三年来,我们所有人都在响应当初昊天前辈提出的要求,寻找异性提高各自的双修技巧,我也没有例外,为了大陆,为了千万的人,我们做出的这些牺牲根本微不足道,甚至还师徒双修的情况,说实话我很佩服他们,好了,其实我要说的是,经过我无其他人的双修,我首先想问各位,知道凌战这个人吗……」声音刚落顿时所有人,一阵议论纷纷起来……

「凌战,他是谁,没听过。你听过吗??」

「凌战,凌战,这个名字很耳熟啊,好像哪里听过,让我想想……」

「凌战,我有个朋友也叫这个名字,不过看样子应该不是他,他跟破除魔主魅域幻境一点关系也没用,。凌战到底是谁呢……」

「凌战,魅域幻境,难道,啊,,我知道了,。」

「是谁啊,快说……」

「我猜,这位仙子口中所说的凌战,应该就是十几年前,被大陆所有人得而诛之,人称淫魔的邪魔歪道,凌战。,不过听说他十多年前,为了解救心爱的女人被暗羽的组织杀害了,。」,「啊,,是那个淫魔凌战,,我想起了,,想当年,我门派的一位长老就是被他奸淫,不但如此,也不知他使用什么邪术,还叛出了宗门,。」

「什么竟然是他,,该死的凌战,我门派的一位女弟子,原本身为大师姐的弟子,被他碰见看上了,竟然设计掳走,之后就没有了消息,直到一年后,听说有人看见她与凌战一起出现在闹市,那时她已经大着肚子,怀有孩儿,,」
「哈,竟然是他,我的未婚妻就是被他掳走的,当时我得知她被凌战凌辱了,我因为爱她,所以我不介意,跟她结成了夫妻,没想到,一个月后,她突然不辞而别,不知去向了,,那时我日(淫色淫色4567Q.COM)日(淫色淫色4567Q.COM)四处寻找,直到那天看见她搂着一个男人的手臂,满脸幸福,我过去问她为什么,没想到她对我说,她想清楚了,心爱的人是身边的男人,凌战……哈哈,可恨不是我杀了凌战着混蛋,」

「仙子原来说得是他,其实我应该早就知道了,我们合欢宗,那时满天地寻找他,可惜一直找不到,不过我们不是找他麻烦,而是请他回去担任我们的宗主,那时我虽然听过他的淫魔之名不过都是不屑的嘲讽一下,直到哪天,各位也知道,我们合欢宗,个个都是双修的高手,那时我们宗门双修技巧最厉害的长老,颜倾城,……」

「什么,颜倾城,是这个妖女,她将我们的上一任宗主俘虏了,宗门被她迷得痴痴呆呆的,当时还回来还想一意孤行的合并你们宗门,简直不可饶恕,。」
「对,我宗门的一位年轻长老也是……」

「是啊,我宗门当时天资最好的弟子就是着妖女迷惑,离开宗门加入合欢宗的,。」

「咳咳,,各位先听我说,那时我宗门的颜倾城长老,碰见了凌战,当时也好奇他为何称为淫魔,将她掳走回来宗门,那时宗门所有人都以为他被颜倾城长老俘虏了,,没想到一个月后,凌战离开了,而从那天起,颜倾城长老就开始神不守舍,不久后就离开了宗门,之后才得知她被凌战俘虏了,直到凌战死后,一个月颜倾城长老回来,就开始闭关不出,直到今天还在闭关,,哎,……」
「什么,那个凌战竟然如此厉害,竟然俘虏了,大陆所有男性闻风丧胆,人人畏惧,却有内心喝望希望得到她青昧,倾国倾城,风姿绝世,人称妖姬的颜倾城……」

除了昊天,蓝兰有些好奇,凌玲脸色一阵青一阵红,难看无比外,所有人开始先憎恨,接着惊疑,最后,满脸不可思议,难以置信,原因就是颜倾城太出名了,然后当听见被凌战俘虏后,他们不得不露出如此难以置信的表情,。

「咳咳,,各位安静,先听完这位仙子再讨论也不迟,这位仙子请继续,。」
昊天看见凌玲脸色不太好,不由来出声道……

「啊,,是昊天前辈,其实我之所以提出他,是因为我曾经与他双修过,经过之前与其他男子双修,她才知道,凌战双修的技术确实高超无比,没有人能比拟,因此,我才提出,到时与魔主交战时,能不能使用逆天手法将他复活……」
凌玲被昊天的话语,惊醒过来,立刻满脸艳红,羞涩的说出自己的意图……
「嗯,要复活一个死去的人,以我的修为还无法做到,除非是仙人才有机会,不过,要是暂时以逆天手段召唤出来倒是可以,不过代价太大,所以材料太珍贵,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这些了,但是那个凌战,到底是不是值得召唤倒是要认真考虑一番……」昊天闻然,满脸严肃,认真思索后,才沉声回答道……
「昊天前辈,你深居简出,或者你不知道我宗门的颜倾城长老,不过在坐的我想很多人都认识,颜倾城长老被大陆公认的妖姬,也是所以女子的克星,我想各位都认同我的话吧,连双修技巧无人能及的颜倾城长老也被凌战俘虏,可想而知,这世上应该没有人能敌得过凌战的双修技巧了,所以我认为,值得召唤凌战,,」

一位貌美如花,样貌妩媚端庄的女子,声音娇嗔,眼睛水汪汪的娇声道,。
「不行,虽然那个什么凌战或者双修方面有所成就,但是单凭你们一面之词,要付出如此大代价,而且要被大陆人知道我们浪费这么大的资源召唤的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淫魔,我们将会被世人唾骂的,所以白琳宗主我们还是另外想办法吧…
…「一个样貌粗狂,满脸胡子的中年大汉,眼神不怀好意的看着白琳,大义凛然反对道……

接着便是一阵激烈的讨论声,有的赞同,有的沉默,有的反对,各有各的见解,足足两个时辰也没用得到结果……

「咳咳,,好了,我都知道各位的想法了,听听我的想法吧,既然无法得到一致的决定,那么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们所有人都不能置身事外了,在坐的各位,大家也知道,其实这场战争主要是看我们,我赢了大陆就得救,我们输了,大陆也就完了,所以现在从现在起,我希望你们放下成见,放下恩怨,寻找在场的异性双修,当然你们也可以与自己的道侣,不过你们也应该知道,实力相差太大,即便双修效果也是不大了,只有找到相对应修为的异性,那样才得到最理想的效果,还有,白琳宗主,我希望你能请出,你们的颜倾城长老,也为大陆出一份力,提高看中的道友双修技巧……咳咳,咳咳,,好了,我就说到这里了,我现在这个情况,就不参与了,你们认真考虑考虑,我就先回去继续疗伤了,。咳咳咳…
…「昊天,一口气完后,最后咳出了鲜血,然后满脸苍白的消失了……
所有人闻然,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沉默无语,,不过片刻后,在粗狂大汉的带领下,开始了更加剧烈的讨论,,以粗狂大汉为主几乎所有男性都赞叹,以白琳为主的女性,大部分反对……

最终经过半天的剧烈争吵,在粗狂男子他们大义凛然的各种理由下,白琳她们的女子节节败退,最后当有一个女子被说服同意后,慢慢的,一个个就满脸难看的同意了下来……

……

一张大床,床前的地上胡乱堆着一群衣服,床上这时,一具棕色的强壮身体,压着一具雪白嫩滑的娇体,。

「啪啪啪」的猛烈撞击声,「噗噗」的低沉抽插淫秽声,「唔唔,,唔」的封嘴嘴唇发出的女子娇吟声……

「啊啊,,不要,呜呜,啊啊,。轻点,啊啊……好痛。呜,啊啊,,求你慢点,啊啊。呜。好痛啊,啊啊,,」

「啊啊,,不要,呜呜呜,啊啊,,求你不要,啊啊。呜呜。不,,啊,好热,啊,呜呜呜,,我不要啊,呜呜,,师父救救我。呜呜,,,」

床上,绝色端庄,妩媚的白琳,娇手无力捶打压着娇体的强壮身体,秀发凌乱,脸色红润,眼神悲伤,眼睛瞪大泪汪汪,,眼角流着泪,脸庞被大手捉住固定,樱唇被疯狂强吻,,饱满的圣峰被大手揉搓,修长的美腿架在男子肩旁,秘处被逼接受阳具每一下的猛烈抽插……

一个时辰后,白琳满脸艳红,樱唇红肿,秀发凌乱,满脸泪痕,满身吻痕,牙齿痕,手指痕,双峰被揉搓得通红,樱桃被吸吮得鲜红破皮流血,秘处流着混合的精液,躺在床上急促的娇喘着,几个呼吸后,她不顾秘处流出的精液,娇体上的各自痕迹,流着泪,毅然强忍撕裂的疼痛,下床拿起衣服,急忙穿上,衣衫不整,娇手捂住樱唇,生不如死的狼狈逃离……

床上样貌粗旷,身材强壮的大汉,躺在床上,赤裸着身体,满脸淫笑的看着绝色端庄,妩媚迷人的白琳狼狈离开,也不阻止,当房门关上后,他才闻了闻手指上的鲜血,看着床单上的落红,满脸陶醉的舔舐,手中白琳乳头的鲜血,,…


……

另一边,床帘遮挡的大床前,一堆衣服颇为凌乱的被随意扔在地上,这时,大床上,一个样貌英俊不凡的青年,满脸兴奋又羞涩的,生涩热吻着身下,样貌绝色倾城,高雅圣洁的凌玲,。

凌玲眼神悲伤,空洞,赤裸着身体,任由青年热吻,任由他揉搓丰满的圣峰,不过她没有流泪,这是她自己挑选的青年才俊,不过她也内心回应他……

片刻,房间响起凌玲低沉「唔,……」的一声娇吟,接着「啪啪啪」的撞击声随之响起,紧接着,「唔唔,,」想控制,却难以自拔发出的凌玲娇吟声……
没多久,「啊,。啊哈……啊,。」凌玲满脸殷红,妩媚娇艳,张开微微红肿的红唇,仰着头,发出极度诱人的声音……

半柱香后,青年吸吮樱桃,揉搓圣峰,阳具用力一顶,第二次高潮内射了…


半个时辰后,,凌玲满脸潮红,主动的环绕青年后颈,热情的跟他疯狂热吻,挺着胸,修长的美腿抬起悬浮,下一秒,她娇体痉挛,悬浮的双腿伸直,娇手用力环绕青年,微胎翘臀,眼神迷离失神达到了高潮……

片刻后,青年衣着整齐,满脸不舍的离开了房间,凌玲整个人埋在被子内,接着,房间响起低沉的哭泣声……

……????

一间布置华丽,宽敞的房间内,,一个满身都是毛,满脸胡子,样貌粗旷,眼神暴虐,凶神恶煞的强壮大汉,满脸淫笑的脱光衣服,然后眼神兴奋激动,满脸通红,拉开床帘爬上床上……

接着一件白色撕烂的衣裙,一件粉色的内衣,一条白色的小内裤被扔出了床帘,跌落在地上,。

下一秒,「啊,,不,,啊,好痛,啊啊……不要,啊啊,求你停手,啊啊,。
好痛,。啊啊,,轻点,啊啊,,「的女子惨叫声响起……

大汉没有理会女子的惨叫,满脸淫邪的大手抬起女子的修长双腿架在肩旁上,然后一手用力揉搓饱满柔软的圣峰,满脸兴奋的看了一眼,样貌绝色,娇艳惊人,新进价比他强太多的女圣者,蓝兰,看见她脸色苍白没有血色,满脸疼痛,眉头紧皱的样子,再低头一看没入秘处的阳具,没抽插一下都带出鲜红的落红后,低头张口吃下一颗,软绵绵粉色极度诱惑的樱桃,用力的吸吮起来,。

「啪啪啪」猛烈的撞击声,「唧唧」的吸吮声,「咕噜咕噜」的贪婪吞咽声,「啊啊啊,不要,啊啊,好痛,啊啊,」蓝兰生不如死,悲痛欲绝的惨叫声在房间里响起……

房间外面,娇媚惊人的绝色蓝兰,感应房内陷入她幻境盘坐的男子,衣着整齐,满脸通红,眉头紧皱,全身大汗,身体颤抖不已,当即摇摇头,往前走去,。
……

蓝兰连看好几间的房间都摇摇头,忽然,她停止了脚步,满脸惊疑的感应着前面的房间,脸色不停变换阴晴不定,眼神强烈挣扎,内心反复问自己该不该进去,,片刻,蓝兰叹了一口气,眼神悲伤,空洞,脸色平静的打开了房门,优雅的进去房间……

又过了片刻,房间内声音隐约的传了出来,「啊,啊,啊哈,啊啊,快点,啊啊……,」的蓝兰娇吟声,「啪啪啪」的撞击声……

半天过去,房间的门打开,走出一位仙骨道风,满头白发,胡子修长发白,样貌庄严的老者,老者满脸红润,眼神不舍,,叹息一声,关上房门,面带淫笑,奸计得逞的飞走离开了这里……

房间内,床前的地上一件翠绿色的衣服和长裙,一件红色的内心,一条白色的小内裤,,床上蓝兰脸色艳红,妩媚勾魂,秀发有些凌乱,嘴唇红肿,雪白的娇体全是吻痕,牙齿痕,手指痕,晶莹的娇手紧握被单,修长的美腿垂直分开,额头布满汗水,饱满的圣峰布满一条条的手指痕,樱桃坚挺鲜红,流出一丝丝的鲜血,眼睛布满泪水,默默无声流着泪,眼神无神空洞,呆滞看着床帘的花纹,没有理会秘处流出的混合精液……

脑海不断浮现刚才的画面,内心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不过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决定的,她不怪那个老者,是她看见他能抵抗她的幻境,认真思考后才进去房间,是她自己脱光衣服,在老者再三反问下,答应与他双修的,。

可以说是她勾引老者,不过结束后她察觉到问题了,因为当她张大双腿主动迎合老者,当老者阳具完全没入秘处时,老者变了,没有之前那种仙骨道风的高人气质,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色老头,。

蓝兰当时没有多想,因为是她勾引老者的,起初老者一开始就快速抽插,一手揉搓乳房,一边陶醉的吸吮乳头……

过了片刻,老者见她没回应,表情认真的跟她说这样不行,不但她无法提升,他也无法提升双修技巧,,开始她很羞涩的按照老者的话做,不过老者还不满意,将一颗丹药给她服用,他也服用了一颗丹药……

之后她就感觉全身发热,欲望被不停增大,老者说这是为了大陆,叫她不要抗拒,她听从了,接着没多久她脑海就迷迷糊糊,难以忍受的性欲,让她,无比主动,无比疯狂的索取,期间老者要她做什么她照做,什么羞人的姿势,被欲望占据理智的她,什么也想就照做了……

当她恢复理智时,她发现自己坐在看着的身上,正在以她无法接受的姿势求欢双修着……

这时的她,内心对丈夫无尽的愧疚,,虽然丈夫知道情况后,告诉她,叫她放心去做,他的心永远不变,然后闭关了,她也为了大陆甘愿牺牲自己了,可是真的做了她,她真的难以接受,悲痛欲绝的她只能无声的流着泪,默默承受痛苦,但她知道,丈夫一定比她痛苦万倍……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